無責任幻想碎碎念14:機器人週期



起頭的一天我們憂鬱,因為必然的重複性而偏頭痛。
在固定的時間搭上固定的車班前往固定的地方。
會遇上固定的司機,固定的一批乘客,也許會在固定的時間抵達。
第二天則是第一天的複製品,只是味道偏淡了一些。語意裡的哀傷也褪色了些。
接下來的一天,也許是加多了機油的緣故,意外的感覺到平順幸福。
忘了是哪一天,我們受困於兩地而失去了連絡。
過了幾天,我們安於現狀,不想再有所改變。
其中一天,我們終於相遇卻又難以避免的爭吵而分離,朝著相反的方向漸行漸遠。
還有一天我們記憶重設,因而不用對氣候暖化這回事覺得愧疚,副作用是我們亦忘了彼此的存在。
最後一天,即將超過使用期限,我們回工廠報到,給彼此一個陌生人式的制式微笑,同時遞出報廢申請。

終於,第一天再也不是重複的第一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