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感冒


在夏天邊緣遊走 故意忽視秋天
直到真的覺得冷冽 冬季已經過了大半
心底嚴重的發了燒 無能為力的煩躁

努力收拾殘局 但最在乎的東西 不知怎麼的也最容易失去

街燈都熄滅了 白晝卻沒有跟來
伸出手 卻陷入黑暗之中 終於連線條都失去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