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 節氣異想(下)




24 節氣異想 13:立秋
大暑後,突然有了戲劇性的轉變。
所有的植物街道訊息般的突然迅速擴張,速度快的驚人。
原來我的幻聽是枝葉分裂生長的聲音,
這噪音聽起來就像是說「來不及了!」

耳邊唏嗦的聲音逐漸變得喧鬧「來不及了!」「來不及了!」
『滾開!不要再唸了』我大喊
遠方行進中的居民似乎因此而受到驚嚇,
他們大概覺得我已經徹底瘋狂了。
也許我真的是?

我持續除草 吃不下任何東西 也儘量避免照鏡子
我知道我消瘦了不少
骯髒的工作褲逐漸寬鬆,
隨著秋天逐漸到來,
感覺身體也日益衰弱。

還好小鴨們已經南飛了,
道別那天我面無表情 刻意忽視牠們
這樣的離別比較容易

是該離開過冬了 牠們已經不適合留在這裡。
這裡已經太過於危險了 對於牠們和我都是。
如果我也有翅膀 我也將會追隨牠們振翅飛翔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24 節氣異想 14:處暑 

這天在剷除植物時 發現地上有面破碎的鏡子
這是很久以來 我第一次照鏡子
但眼睛何時竟變成藍色了?

藍色眼珠是北極熊和我約定的訊號
因為某種原因 我們有某部份精神上的相連性
牠說當北極冰層全部融化了,我將會知道

原來牠沒能撐過這個夏天
雙膝跪在地上,我的眼框裡冒出了眼淚。藍色的眼淚。

我終於真正的孤單了。
同時我卻也被包圍了,
滿滿的植物像海平面一樣逐漸上升並圍繞在每個角落 。

我有種即將被淹沒的預感。

秋天 到了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24 節氣異想 15:白露

雜草已經蔓延到了屋頂
我的小屋已經幾乎被包覆
大門打不開 只能勉強從窗戶爬入
也許是我的行為詭異
其中有一位路過的村民直直的盯著我看
那女孩 似乎是村里唯一不怕我的。

遠方同樣不能免疫,雜草同樣也在他們周圍蔓延
但他們依舊維持著生活作息

現在我終於知道了
對於雜草 他們並非視若無睹… 而是看不見
是只有我!只有我能看的見這些雜草!

自從回來以後開始一切都扭曲了
遺留的眩暈感一直持續著
是創傷後遺症?或者我根本沒能活著回來?

伸出手 感受葉子露水滴落掌心
依舊沁涼。


「來不及了!」「來不及了!」背後植物們此起彼落的叫囂著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24 節氣異想 16::秋分

今天是一個轉折之日

過去的兩個禮拜以來
我的個性也有了微妙轉變
不但停止了體力上的勞動
一天裡很長的時間 我都在長草中待著

只是今天的植物帶有吞噬的侵略性
如此的靠近 讓人備感壓迫
雜草推擠著我向前
直到 走過了這個正常世界臨界點
我站在峭壁之邊緣之上
於是我看見了黑

從秋分的平分了晝夜這日開始
長夜滲透入白晝,世界朝黑暗加速傾斜
我們都將會被迫參與 即將來臨的這場悲劇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24 節氣異想 17:寒露

天黑了又亮 亮了又再度黑去
不知道過了多久 我已經失去時間的感覺
突然之間竟已經涼意襲人

眼前不停擴散的黑 終於成為了一個實體
海中冒出了一個黑巨人
它是如此的巨大 彷彿只要站起 就能讓地球傾斜
怎麼樣也看不見它的全貌
也許要站在世界的盡頭才看明白它的樣子了

我轉身就逃 黑卻毫不費力的將我包圍
「來不及了!」「來不及了!」「來不及了!」植物們此起彼落的叫囂著
我以為我終將被吞噬 但是沒有
淚水不斷從眼睛裡頭冒出 我聽到自己絕望的哭泣聲

眼前只剩下一片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24 節氣異想 18: 霜降
 除了黑還是黑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24 節氣異想 19:立冬
 我今年8歲 是村裡年紀最小的女孩
天氣涼的很快 屋簷邊都開始結了霜

媽媽吩咐我要穿上的外套才能出門
我們儲存今年最後一次的收成 以等待冬天的到來

自從兩個星期前那個沒有名字的人昏倒後 就再也沒有醒來
我想他實在是太疲倦了

我們觀察著他很久了
但他卻跟我們保持著一定的距離
有人說他患了某種嚴重的傳染病
因此也沒有人敢靠近 直到他倒下…

我其實不太相信這些 我凝視著陌生人
他只是沉沉的睡者 好像怎樣都不願意醒來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24 節氣異想 20:小雪

他的故事沒人真的清楚 也無從證實
只聽說他從海上歸來後就發了狂 鎮日拿著鋤頭對雜草瘋狂揮舞
我每日都去小屋探望陌生人
想知道他會不會醒來
小徑上的雜草 像是意圖阻止我前進般的朝我湧來
我必須大力驅趕 才能讓它們不來煩我
雜草們發出不自然的噪音 但我聽不懂
就在此時 我第一次看見了 黑
黑從海裡染上這片大陸 我無法克制的不斷發抖 快步離開

媽媽不准我再去照顧陌生人了
她說這種瘋狂會傳染 證據就是越來越多村裡的人發了狂
其實不是這樣的
我知道是 黑 讓人喪失心智
但陌生人是一個媒介 黑 藉由他來到陸地之上

我保持沉默 因為沒人會相信一個小孩說的話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24 節氣異想 21:大雪

冬日的太陽原本就消失的早 一開始沒有人察覺異樣
但是奇怪的事情日益增加...

綿羊變成三倍大 拖著龐大的身軀蹣跚前進
馴服的狗兒變成野生動物 離開了人群
昨天茂盛的大樹 今日完全枯死
山丘位移了好幾公里 山崩不斷
河水路徑瘋狂的改變 水流四處竄逃 許多房子因此沉落河底
一群應該避冬的野雁 卻來到了小屋中築巢

村裡頭的人們表情奇異 熟識的長者頓時變得陌生
人們不是遺忘就是被遺忘 沒有選擇

我必須時時刻刻提醒自己 我的名字還有我的家人是誰

天空落下了大雪 一夜之間就已經蒼白一片
落到地上的雪越堆越厚 好似要把村莊掩埋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24 節氣異想 22:冬至

我已經不記得自己的名字 也不記得任何名字
我感覺就要飄起來了
原來失去靈魂的人沒有重量

日光越來越短暫 但是黑夜也一樣 誰也沒佔了上風
日與夜快速的交替 時間正在快轉 地球以加倍的速度老去
才過了兩個星期 人們瞬間都已衰老
我現在已經19歲
我不記得小屋裡的陌生人是誰
“我們以前說過話嗎?”我問
沒有獲得回答

“黑 也許會贏” 我說 “因為它已經吃光了我們的記憶”
依然是沉默

黑 逐漸靠攏了過來
我覺得如此的無助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24 節氣異想 23:小寒

屋裡的小野雁們已經繁衍了很多代 遲遲沒有離開
我想牠們也同樣在等待

黑夜壟罩了村莊 所有的人都沉沉睡去
白色的雪一片片落下
連植物的喧鬧聲也被覆蓋了

我是全村最後一個還清醒的人
“交給你了”我對陌生人說“我覺得很疲倦”

小野雁們齊聲大聲叫”呱呱呱!”
村裡的警報器跟著也嗡嗡作響

的確感覺到有甚麼被撼動了

在失去意識的前一刻
我看到躺在床上的陌生人 慢慢的睜開了雙眼
”謝謝妳”他說”我很抱歉”

然後我倒下了 眼前盡是一片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24 節氣異想 24:大寒(完)


昏迷的時候 感覺彷彿是跌到了邊界之外
像是持續漂浮在某個黑暗的地方
直到野雁呼喚的聲音 從微小的空隙中透了進來
牠們給我新的名字 彷彿我因此得以重生

“她醒了”我聽到父母喜極而泣的聲音
所有的人都已經清醒
只是被吃掉的記憶沒有辦法完全返回
村裡的人互動都顯得生疏和不確定
陌生人不見了
黑 離開了
小野雁們也跟著消失無蹤

我們獲得了暫時的勝利
但是我認為 黑 將伺機反擊

我成為了繼承者
我在大寒裡祈禱 未來的一年
人們仍能堅強的活下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