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分鐘的記憶



站在樹下 並不是為了果陀
只是等待忘記的事物回到腦袋中
也許是走的太快
記憶來不及跟上來

停下來 填充一下腦袋空白
我記不得兩分鐘以前的事
但知道這件事很重要…甚至攸關生命

咚! 樹上一顆小小果實無巧不巧的落在頭上,
不痛 只是打在頭上的果實紅色漿汁四溢 帶點黏稠感
就像血一般... 對了!
這就是關鍵字

剛剛發生的事情 突然鮮明了起來
我目睹了一起槍擊案 血液的味道直衝腦門
兇手看見了我的臉 我拔腿就跑
然後停在樹下
忘記正在被追殺

現在 聽見了追上來的腳步聲
兇手就站在我背後
一切就要結束了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