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責任幻想碎碎念30:一厘米的未來訪客




深夜的門鈴是種不祥暗示
就像是現在

未來的我逃到了現在,向我求助
並提出了借住我的腦袋的要求。
似乎沒有拒絕自己的理由,
未來的我 很快的搬進了我的腦袋中

未來的我 淨說些客套話、卑躬屈膝的挺惹人厭
一個無趣又矮小的傢伙。
這讓我不由自主的心情低落。

有沒可能他不是我的未來?
如果是場騙局也行。

未來的我在腦袋中占據了一個實體空間
這惱人的份量,足夠讓人愁眉深鎖。
煩悶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