陌生



我們在邊緣中相遇
熟悉卻是分離的第一步

我屬意曠野 你卻響往世界中心
在這分界線之上 決意朝著各自的方向前行
你我手裡握著一團線的兩端 這是唯一的聯繫

線因為距離而展開 兩端無止盡的延長
你逐漸接近軸心 我卻飄流向遙遠的弧線末端
逐漸地 我們又再度陌生

直到 你的聲音 我終於無法辨識
手上的線 也就該放開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