堡壘 / Fortress

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01
堡壘居民:「記不得在這裡多久了。我們也只能待在這,哪裡都去不了。因為不懂得如何飛翔,這座堡壘就是我們的牢獄。」
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02
我是這座堡壘的管理員。
堡壘孤立於大海之中,與世隔絕。我則住在外面的小屋中與一群羊為伴,安靜的過著日子。
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03
透過小屋裡的設備,我傳送日常物資給堡壘裡的人。雖然我能聽見他們的交談,卻無法聽懂他們的語言,所以我們不曾對話。


我被告知這裡是他們的休養之處,一座堡壘療養院。他們是接受照顧的病人。

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04
對管理員來說啟程再容易不過。當手提箱日益變得沉重之際,時候就到了。我必須帶著我的手提箱離開堡壘,飛向管理員們的集合之處。這是大老們對管理員的要求。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05
我們前往母船集合,管理員從各地聚集在此。我們等待並繳回手提箱。管理員被禁止互相交談,但藉由無聲的紙條在彼此之間傳遞,我知道其他地方的情況也十分相近,每座堡壘都遺世獨立,裡頭都住著無法溝通的病人。


當集會結束後管理員們將可領回箱子回到各自所屬的堡壘。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06
只是沒有人問起手提箱裡面裝的是什麼,我們只能猜想這應該是很重要的東西。我抱著沉甸甸的箱子在船艙中前進,突然有道光從縫隙中透出。牆的另外一邊是大老們的會議室。


我忍不住把頭湊近洞裡偷瞧,看見了不應該知道的東西。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07
眼前的景象難以形容的怪異,房間裡堆積如山的手提箱被拆開,數不清的記憶碎片從裡面中湧出。原來行李箱是記憶的容器,許多人的記憶被困在這裡。


大老們的身體跟船融成一體,他們不斷啃食著記憶,裊裊細煙持續從頭上冒出。

我的雙腿顫抖不止,倉皇地跑出船艙,趕緊逃離這鬼地方。在天空中我聽見船上警報響起,這聲音是大老們發出的、像是汽笛聲般的尖銳呼喊,船上陷入一片混亂。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08
原來這些年來我一直在為大老們蒐集堡壘裡人們的記憶。

追兵很快就會趕上,必須加緊回去的腳步。現在我只想還堡壘裡的人們自由,償還因為無知所犯下的錯誤。我儘量靠著海面飛行,在魚群的掩護下掩蓋我的痕跡。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09
現在的我隱隱約約地可以聽見手提箱裡屬於過去的笑語和喧嘩聲,為什麼以前卻沒有注意到過?

箱子裡的記憶迴盪在空氣中,而遺失了過去的人們卻被囚禁在堡壘中。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10
我腦袋裡響起大老們機械般的說話方式:「逃走了!他已經發現真相,要馬上處理掉!」大老們喚起潛伏在我腦袋中的病毒,病毒四處流竄傳染,我的記憶開始流失,甚至失去了辨別方向的能力。

還好有飛鳥引導我回去的路,堡壘已經遙遙在望。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11
海面上紅色風暴就是大老們緊追不捨的證據,雖然追兵迫近,但我終究搶先一步回到了島上。然而我的記憶已經非常零碎。只有緊緊把箱子抱在懷裡,重要的事不能夠遺忘。


我不斷的喃喃自語:「打開箱子,打開箱子。」來提醒自己。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12

紅色風暴席捲而來,從海上蔓延到了島上。


我逃向小屋,因為屋裡那台傳輸機器,是我與堡壘居民間唯一的聯繫方式。只是它們來的太快,大門已經被紅色風暴所包圍,我不得不從窗戶爬入屋內。很快的,一切都被紅色淹沒了。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13
 天空被染成紅色,一切都失去了控制。羊群受到了影響體型驟然膨脹,牠們的腳不斷的增長,甚至高到了天空去。奇怪的聲響環繞在小屋周圍,我無法分辨這一切是真實,還是我的瘋狂想像。我還能聽到大老的聲音再度在腦海中響起:“抓住他,吃光他的記憶!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14
轟轟烈烈的紅色風暴淹沒了一切。身體和理智都在崩解,小屋子彷彿是失去邊界般的肆意擴張,而地面就要將我淹沒。我想,如果記憶能回到擁有者的身邊,也許能讓堡壘裡的人找回他們的記憶。

用盡力氣打開行李箱的同時我也失去了意識。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15
周圍喧囂的聲音逐漸消散,終於回歸平靜。像是經歷了噩夢一場,清醒後仍能感覺到疲倦不已。雖然睜不開眼睛,卻能聽見堡壘居民的對我說話。而這次,我終於能夠聽懂了。
堡壘居民:「這是我們等待已久的機會,謝謝你歸還我們的記憶。找到回憶,一切將得以重新累積,希望你會記起你也曾是我們的一份子。」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16
奇妙的氛圍漂浮在空氣中,我想那是希望的味道。
腦袋裡的大老們聲音已經更為薄弱而零散:「這次…失敗了…必須再等待…反擊的機會…」

此後,我就再也沒有接收到大老們的訊息了。

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17
繼續又休養了一段日子。在這期間,堡壘裡的人找回了飛翔的記憶而重獲自由,於是大家都離開了。
我走入早已空無一人的堡壘。紅色病毒啃噬掉大半記憶,讓我失去了飛翔的能力。而我的羊群高到了天空去,看來也暫時沒有恢復的跡象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18
紅色塵埃褪去後天空恢復了原來的顏色。但很多事情依舊並沒有答案。站在堡壘中,我想起了那天。
我和同伴們在堡壘外的天空中玩耍,一只行李箱出現在我們之間,一個機械般的聲音唆使我拿取了箱子,那就是第一天。

從那天開始我就變成了管理員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19

我依舊無法飛行,可能再也回想不起來了。

但這座堡壘已經困不住任何人了,羊兒的腳卻長到足夠帶著我跨越海洋。我決定動身前往其它堡壘,說出真相。不知道要花多久的時間,也不知道有誰會相信我,但是只要有了開始,總是有一絲的可能。

所以我出發,現在。(完)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