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責任幻想碎碎念53:公路勘測員



我不知道當初為何會接下這份工作。
當一個標記員。
只要沿著道路步行並測量路的長度,不用回頭。他們這麼說。
他們還告訴我:手機就放著吧,山裡面沒有訊號的。
為什一定要人來丈量這路,不能用衛星或其他方式?
到時候你就知道了。他們如此回答。

丈量並標記著公路上的風景,聽起來很美好,於是我就答應了。
一開始確實很美好。
沿著路走,每100公尺我就做一個記錄。我的乾糧和補給很快就空了。還好這條路上樹木結實累累,餓了就吃著路上的果實。累了就睡在山邊。

一直走著,幾周過去了,幾個月過去,甚至是幾年過去了。
我發現我已經失去時間感。
過了這麼久,連我的手錶的電池也消耗殆盡,彷彿是時間也不再跳動。我想到這條路出奇的安靜,我也從來沒遇過誰,甚至任何動物。

一直只有我。在封閉的山路上走著。

這想法讓我毛骨悚然。
也許這條路沒有終止,就像是一條莫比斯環,無限的循環。
雖然我一直在往前行,但那不過是一種錯覺。
我既無法企及終點,也無法重回起點。
現在我知道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