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責任幻想碎碎念54:三層樓的街道




一條三層樓的街道,一個行程表上沒有的小站
我是這裡暫時的住客

火車還沒抵達二樓月台,木質地板已經開始焦慮地嘎滋作響,還沒就位的乘客們紛紛拖著行李趕著爬上階梯
夜裡的熱鬧讓人眼花撩亂。就像是意外的加入了場嘉年華會,你能感覺到四周都在流動。有時迷途的火車就冒著煙從壁爐中竄出,沒有人害怕,人們大笑著跑掉。啟程的汽笛聲響起,那些才剛抵達的、要離開的,都重新校準了方向
不知是誰大喊 衝阿! 我們在歡呼中衝向三樓
紙花大量地捲落,彷彿在迎接誰凱旋而歸 走廊裡的廣播宣佈大船即將在三樓靠岸

窗外街燈搖晃,光源指引著大船進港。為了騰出空間讓大船停泊,牆壁無聲地往兩邊挪移,直到圖書室延展到可以容納下這所有的喧鬧
三樓有個上鎖的房間,傳說那裏的陽台通向登機門,某些時刻房門會透出亮光,那就是飛機在某個瞬間曾經來過的證據。沒人真正見過飛機停靠,班機的時刻表快到以微秒計算,據說只有提著公文箱的人擁有通行密碼,能在其中來去。相對於候機室的隱密,頂樓是屬於大眾的。這裡是汽車公路,車子縮成玩具車尺寸,對於同樣迷你的我們來說,這地方就像個大都會。如果從頂樓望下去有時會發現路邊的消防栓冒出水柱,他們都說那是地下室漫游的鯨魚所噴出的水,聽說鯨魚也會睜大眼浮出路面,可惜我從未拍到過

我拍照的時候甚麼都不想,眼裡所見的都是是故事
有一天我會想念家鄉 但不是現在
總有一天我得離開 但不是現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