現代美術館



亞洲大學裡的現代美術館真美。
比起伊東豐雄,我比較偏愛安藤忠雄的建築,他的建築是更為哲學的存在。光線總是穿透了重量級量體清水模進入建築來,讓你想要沉浸在光裡,這幾乎是教堂裡光的概念了。附帶一提,這次去竇加展覽讓我吃了一驚,為數不少的"授權複製畫"幾乎把我騙倒了,還想說奧賽美術館居然願意出借這麼多名畫出國。
我真是太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