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責任幻想碎碎念56:噓,這裡不說話。


但遠遠的他方有一座孤島,我們暱稱它 ”那裡”。
島上枝葉繁密,看不見內部,卻隱約有聊天的對話從裡面傳出。
我們面面相覷,無言的交換著疑惑,
往孤島的指標上寫的是茶堂。
難道”那裡”可以喝茶聊天?
喝茶聊天?都快忘記那是甚麼感覺?

聲音是種魔力,因為法律禁止人們說話多年。

大人們不再發聲,年輕一代也習慣了沉默,小嬰兒不懂嚶嚶啜泣,只讓斗大的淚滴滑過臉龐。
而曾經多話如我們,總會幻想多年後再度張口時結巴的模樣。

聲音是種魔力,於是我們匍匐前進,
每天往”那裡”接近一點。
慶幸的是路上有很多遮蔽物,遮蔽了我們的意圖。

一切都很順利,孤島已經近在咫尺…
卻不知道從哪裡傳遞來了紙條。寫著:”那裡是陷阱,別去。”

難道這一切是個陰謀?
我們從藏身處探出頭,不知道如何是好。無以名狀的憤怒讓我們緊握拳頭,齊聲怒吼,啊啊啊啊啊啊~~~~~

然而只發出了無聲的吶喊。